文字解盤

> 文字解盤 > 梁碧霞【與大師有約】 > 自在VS吳恩文 ......<點我看全文>

自在VS吳恩文 ......<點我看全文>

瀏覽人數:87 人

自在的快樂廚房 我不想再去用生命去換取靈魂裡次要的東西

吳:那是我的本事,我早期是做電視出來的,學的是新聞、大三開始做廣播,所以我對口語傳播是有信心的,用人們懂得的生活口語去處理專業的術語,美食評論也一樣,必須用口語表達,很多廚師會做菜,但不會講、又有很多美食評論家根本不懂得做菜,也沒有做菜的實務經驗。
 
我轉入美食這個領域,讓很多人跌破眼鏡,人家覺得我是突然轉行,可是我在廚房已經混了30多年吔,你覺得我這樣是剛開始做嗎?
 
梁: 應該是說那個轉型的timing抓得剛剛好,剛好滿足社會大眾對美食的需求。
 
吳:這真的有點陰錯陽差,這個問題也是我在前幾年一直思考的,那時我離開東森,主要是因為在政大唸EMBA,唸第一年時還可以兼著唸,但到第二年時就不行了,當時的想法是,先專心唸書,畢業了之後再回到新聞界,就辭掉電視,做廣播,那時是在台北之音。
 
可是我做新聞第一線工作工已經太久了,我希望再回去的時候,能做些談話性的節目,但在轉型的過程中,你很痛苦,因為每次跟別人談時,都是在說「吳恩文,你回來做幾點、幾點的新聞吧」但那不是我要的,後來我就停了,在休息的那段時間,我就教一些廣告客戶如何面對媒體、包括發言人的訓練、還有一些危機處理的課程等,我做了很多教育訓練的課程,就沒有再把回到新聞圈這件事放在心上。
 
那時我還跟台視文化部有專案的合作,因為他們知道我會做菜,就找我出一本美食的書,我想沒事嘛,就出了一本食譜,也沒什麼難的嘛,他們攝影拍照的速度都比我菜做得慢,書完成之後,那時候人家才認為我「要轉型」,但我那時的轉型是開一家企管顧問公司,開始做企業發言人的訓練。大廚沒教的聰明料理這本書出來之後,大家才開始注意到,原來我會做菜!
 
自在的快樂廚房 我不想再去用生命去換取靈魂裡次要的東西
 
梁:但也的確在那時埋了一顆種子。
 
吳:後來,城邦出版社又找我出了一本「大廚沒教的聰明料理」,那本書是我最早、最早的食譜手稿,很多留學生都在用我那個手寫的食譜,那是我當時獨創的方法,專門給沒有做過菜的人用的,學的是一些做菜的方法,而非學一道菜的做法,例如「宮保」就有各種的宮保,像是宮保雞丁、宮保魚、宮保豬等,燉湯也是如此,但這個概念在當時的市場上是沒有的,結果那本書在市場上的反應很好,也創了一些紀錄,因為我本來就不是烹飪老師、也不是廚師,但那年我書賣得真好!大概賣了11、12刷吧,在那個年代大概僅次於阿基師,這本書出來之後,我才開始上通告,活動也開始多了,大家才開始注意到,原來我會做菜!那是因為我在做菜的學理、實務經驗夠,所以在評論時我可以分析得非常深入,從菜的典故、派別去分析,加上新聞給我的訓練,這些都是別的美食家做不到的。
 
大家以為我是突然會做菜的,但對我而言,做菜就像你會騎腳踏車一樣那麼自然,只是我做菜做得很好,差別在於我不會在一坐下來播新聞時,就自我介紹:我家好,我是吳恩文,我很會做菜,所以大家不知道,但對我而言,我的出手很自然。我常帶跑美食的記者去菜市場,到後來,那些美食記者對我崇拜到不行,一次次之後,才發現原來我是懂得比別人多的,所以我就教了很多跑美食線的記者。
 
我常告訴我的學弟妹,人生要做三件事一套抒壓的烹飪課程把壓力給釋放掉,這是有生命力的快樂廚房。
 
梁: 其實是你命中注定你本來就會,只是現在時間到了,自然開花結果。
 
吳:我的企管顧問課天天在上, 很多人反而不知道我在做這塊。後來我在學學文創開課,也開始了絕無僅有的「企業烹飪課」,我用烹飪的課程來做t e a mbuilding,用最少的人力、資源、最短的時間,做出最大的效果,因為我們做PK賽,讓他們有競爭,我把團隊建立、專業管理和創意放在一起,後來甚至有顧問公司要我幫他們開一套抒壓的烹飪課程,我就設計一連串重覆的動作,讓他們把壓力給釋放掉,是有生命力的快樂廚房。也有外商找我幫他們做激勵的課程,因為那年他們有個部門士氣非常低落,我…(本文節錄至101快樂投資學分)